陕西秦岳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秦岳|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公告

首页>新闻公告

和老板的姐姐“结婚”后,他遭遇了一场夺命“车祸”……

   和老板的姐姐“结婚”后,他遭遇了一场夺命“车祸”……

  王珏与周辉见过第一面,就闪领了结婚证。

  王珏比周辉大5岁,两人素不相识,是弟弟王福宁保的媒,且都知道这是“假结婚”。王福宁为什么要导演这场“假结婚”?

  一场夺命“车祸”之后,经过警方抽丝剥茧,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绝境老板两头说合,陌路人闪领结婚证

  2017年1月24日,辽宁省绥中县婚姻登记处门外,王福宁从王珏和周辉手中收回了两本结婚证,他晃了晃手中的红本本说:“反正你俩是假结婚,我暂且保管着,等事情办完了,再换回离婚证。”

  王珏和周辉都没吭声,跟着王福宁坐上了租来的轿车,返回沈阳市。

  时年30岁的王福宁,原籍辽宁省绥中县。初中毕业即辍学“混社会”。2014年,家里的房子拆迁,他用安置费在沈阳市于洪区买了房子,带着母亲一起生活。

  2015年的春天,王福宁回了一趟绥中县,调解姐姐王珏和姐夫的家务纠纷,在返回沈阳的动车上,他看见旁边座位上的女乘客颜值不错,便找话搭讪。

  三言两语之后,王福宁自称是安全部门的“秘密”警察,刚刚在境外执行任务完毕,赶回省厅汇报工作。

  女乘客对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男子充满了好奇,告诉他自己叫张芊芊,临到沈阳站时,两人加了微信好友。

  经过短暂的相处,王福宁和张芊芊闪领了结婚证。直到举行结婚典礼的那天,张芊芊才得知王福宁的底细,他是无业人员,靠帮人追债谋生。

  新婚之夜,王福宁举起右手,竖起五指起誓,他一定会咸鱼翻身,让妻子过上好日子。

  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张芊芊欲哭无泪。

  2016年初,王福宁在沈阳市铁西区万达广场租赁了写字间,没有办理经营手续,直接以小贷公司名义经营房贷业务,他招聘了来自吉林省辉南市的周辉做业务员。

  王福宁的创业资金只有几万元,于是,他以百分之十的年化率向亲友融资60万元,又办了七八家银行的信用卡套取资金周转,从事放贷生意。

  孰料,半年多时间,放出去的80多万元高利贷,债务人不见了踪影。王福宁从收取利息差价的债主变成了纯粹的债务人。对此,他向妻子隐瞒了实情。

  每月的融资利息要付,从信用卡套出的资金要按期偿还,王福宁连连叫苦。张芊芊结婚后从没有见过王福宁的钱,债主频频上门逼债,张芊芊从娘家陆续拿出50万元给丈夫填窟窿。

  王福宁谎称,他借出去的钱有200多万元,很快就会要回来,一定加倍奉还。

  张芊芊约法三章,如果食言,就办离婚手续,王福宁名下的房产抵偿她垫付的50万元。

  2016年11月,王福宁的姐姐王珏离了婚,她前往沈阳投靠弟弟,王福宁二话不说就接纳了姐姐。

  王珏在家里住了没几天,王福宁就让她申领了一张5万元额度的信用卡,他要求姐姐将信用卡给自己使用,透支的款项也由自己还。

  面对日益叠加的债务,以及妻子张芊芊三天两头催债,王福宁十分着急。

  2016年12月上旬,王福宁说要给姐姐介绍对象,是在他公司做业务员的周辉。

  王珏知晓周辉比她小5岁,连连摇头表示不合适。王福宁说:“姐,我完全是为了你啊,只要领上结婚证,你就可以把户口迁到沈阳市。”他还说只要姐姐在沈阳落了户,会帮姐姐找到工作。过几年还能申请一套廉租房,姐姐就在沈阳有了落脚的地方。

  “你跟周辉只是假结婚而已。”

  王珏顿时感动不已,提醒弟弟说:“恐怕是你一厢情愿吧,那个人没有婚史,我又是离过婚的女人,人家能同意?”

  王福宁表态道,周辉一定会言听计从。

  做通姐姐的工作后,王福宁与周辉商量道,公司的资金暂时周转不开,自己想用住房抵押贷款,但上了失信名单办不成,想让姐姐王珏贷款,她又没有沈阳市户籍,只有让她在沈阳找个男人结婚,才能搞定,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人选。

  王福宁说:“老弟,想来想去,只有让你临时充当一回姐夫了。你们是假结婚,不要当真。”

  王福宁许诺,等贷款下来后会结清拖欠周辉的工资,另外给他几万元报酬。周辉愣了愣,随后答应了。

  2017年1月24日早晨,王福宁开着租来的车子接王珏到绥中县领结婚证,王珏刚刚上车,他就叮嘱道:“你不认识周辉,待会他上车不要乱讲话。”

  不一会儿,周辉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从在车上相见到办完结婚登记,姐姐和“姐夫”没有说上一句话。

  隧道边突发车祸,肇事司机是“姐夫”

  当天下午,王福宁声称自己要到银行走一趟,让周辉守在公司。

  过了两三个小时,他灰头土脸回来了,说银行的信贷员虽同意贷款,却提出了帮其亲戚推销几份保险的要求。

  王福宁表示,以周辉的名义买几份,周辉推托道:“你好几个月没发我工资了,我手头紧得很。”

  王福宁拍了拍周辉的肩膀说:“兄弟放心,保险费由我出,不用你缴。”周辉立即答应。

  次日,王福宁联系了保险业务员解华,解华分别代理中英、中意保险公司辽宁分公司的业务,他兴冲冲赶到王福宁租赁的写字间,当着王福宁和周辉的面,介绍了重大疾病和交通意外保险,每份保额最高达五十万元。

  王福宁当即表态说:“挺好的,两种都买吧。”

  于是,周辉在保单上签了字,见受益人这一栏是空白,周辉问怎么填,解华说受益人可以随时填写,周辉也就没再追问。

  当晚,王福宁通过微信将王珏的身份信息,以及王珏与周辉的结婚证图片发给了解华,解华按照王福宁的要求填写王珏为受益人。

  等过了犹豫期,王福宁将第一个月的保费2400元转账给周辉的农业银行卡,由周辉缴纳。此后几个月,都是同样操作。

  2017年2月26日,解华发微信给王福宁,告知周辉的投保还有附加险,每月只要缴纳600元保费。王福宁不禁喜出望外,他立即在微信上发了一个OK的表情。

  第二天,就让周辉在保单上签了字,受益人依旧是王珏。保费也是由王福宁转账到周辉的农行卡,再由保险公司按月扣除。

  王福宁了解到,代周辉投的这几份保单,总保险赔付金额高达220万元。遂着手实施他的计划,王福宁要让姐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受益人”。

  2017年5月4日上午,王福宁告诉周辉,要到葫芦岛市下辖的兴城市谈工程业务,周辉疑惑地问:“我们做放贷业务,怎么又想起干工程了?”

  王福宁说:“你是猪脑子啊,啥生意好做就干啥呗。”还吐沫横飞吹嘘道,“这是大工程,我家的亲戚是发包方总经理,已经亲口答应让我承揽工程。”

  王福宁还声称他已经找到了有资质的建筑公司,只要把工程合同敲下来,就能拿到100多万元的居间费。

  周辉不明就里,兴奋地说:“太好了,老板吃肉,也给弄口汤给兄弟喝喝吧”。

  王福宁当即表态说,除了结清工资,另外会给周辉百分之十的提成奖励。

  周辉感慨道:“总算没跟着老板白干。”

  实际上,王福宁已提前做好了行动准备,他从车行租了一辆黑色丰田凯美瑞车。周辉答应随同前往后,便立即把周辉带上了车。

  当晚6时许,王福宁在车上打电话订好了兴城市红海湾小区的日租房,片刻后,王福宁驾车到达,他给了房费和押金,与周辉同住在一间房里。

  5月6日中午,王福宁打电话告知日租房的老板张建,他已经离开兴城市,押金抵作延迟退房的房租。

  5月7日早晨,沈阳市铁西区租车行的老板刘锋,刚刚打开卷闸门,王福宁就出现在他眼前,焦急地问:“我租的车子借给别人了,现在联系不上对方,你能不能看看GPS。”

  刘锋立即打开GPS,发现车辆定位在建昌县南边,立即开车带上王福宁急驶到建昌县,沿着定位追踪,在马道岭隧道东200米处马路南侧发现了车辆,车子停在路旁的沟中,但并没有翻车。

  刘锋和王福宁跳了下去,王福宁拉不开车门,又拍了拍车窗,并朝里张望,惊慌地对刘锋说:“人不行了,赶快报警!”

  刘锋上前看了看,司机的头耷拉在方向盘上,立即拨打了“110”和“120”。

  不一会儿,警察和消防员以及医生赶到现场,消防员抬出人后,医生检查了一番,说驾驶员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真相水落石出,杀人骗保两宗罪

  当地交警支队勘验了现场,初步认定这是一起单方责任交通事故,发生事故的具体原因尚不明确。

  尸表检验显示,周辉的鼻骨、右颧骨粉碎性骨折,导致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

  周辉的父亲周志刚得知噩耗,立即赶到建昌县后,就地送尸体火化。建昌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将《尸体检验报告书》等材料复印件交给了周志刚。

  周志刚认定儿子死于意外的交通事故。他向王福宁提出:“我儿子跟着你打工,车子也是你借给他的,总得有个说法吧。”

  王福宁表示太多钱拿不出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签署了一份协议,王福宁赔偿18万元给周志刚。但要缓一阵才能支付。

  王福宁没有告知周父,周辉与王珏领过结婚证,以及代周辉买过意外险的事。

  车行老板刘锋在华泰保险公司对出租车辆都投过座位险,王福宁谎称是自己出资买的保险,从周志刚手中拿到了火化证明等相关材料。带他到沈阳办了理赔,华泰保险公司直接将5万元汇到周志刚的账户。

  王福宁许诺道:“我有几百万元的债权,公司也在这,等债权到期,第一时间将赔偿款转给你。”

  他还告诉周志刚,周辉生前在外面欠了很多债,凡是沈阳区号的电话打进来,都不能接。

  周志刚连连点头说:“我不接,我不接。”王福宁付钱买了车票让周志刚返回吉林省辉南县。

  打发走了周志刚,王福宁立即让姐姐以妻子的名义,向中英人寿保险公司提出身故理赔申请。

  该公司在审核时发现了诸多疑点。死者周辉于2017年2月15日,分别投保了一份重大疾病保险,保额50万元,一份交通意外保险,保额100万。

  此前的1月份,他已经投保了重大疾病保险,保额20万,平均月缴保费2000多元,与客户的实际经济情况并不匹配。而在多次催缴续期保费时,都由受益人王珏直接联系,王珏非常关注受益人是否指定为自己。

  更加奇怪的是,申请理赔过程中,都是王福宁前来联系,而不是王珏。十分巧合的是,5月7日保险事故的报案人是王福宁,周辉使用的车辆也是王福宁借给他的。

  另外,周辉投保时的电话回访录音与王福宁声音很像,电话回访过程中,自称周辉的人还报错身份证号码,这不符合常理。该公司怀疑当时接电话是王福宁。

  再则,周辉与王珏于2017年1月24日结婚,1月25日即在中意人寿买50万重大疾病险,之后又在中英人寿购买70万重大疾病险和100万交通意外险,保险事故发生时间与投保时间很接近,属于短期出险,如果周辉出现保险事故,两家公司支付理赔款共计220万元。

  中英人寿以理赔资料不齐全为由,决定暂不理赔,并申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中意人寿也以同样理由没有理赔,告知王珏理赔需要一个过程。

  王福宁害怕露馅,不敢再打电话催问,他焦虑地等待着理赔的结果。

  警方紧锣密鼓进行调查期间,王福宁每月都登陆两家保险公司的APP,看到了欠费就给客服打电话,谎称是周辉让其帮助缴费,他害怕不给保单续费就不能理赔了。

  2019年3月,王福宁接到了周志刚打来的一通电话,问周辉生前购买了几份保险是怎么回事,受益人王珏是谁?并催要18万元赔偿金。周志刚还透露了警察找他调查的消息。闻此,王福宁吓出了一身冷汗。

  2019年8月24日,王福宁因涉嫌故意杀人、保险诈骗罪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被执行逮捕。

  在警方审讯期间,王福宁交代入住兴城市红海湾小区日租房的凌晨,他与周辉发生言语冲突,周辉先动了手,他出手还击,“周辉往后一仰,身子倾斜脸冲左边半转身状态就倒下去了,脸部就磕到了日租房的玻璃茶几上”,否认预谋杀人,辩解自己只是犯了故意伤害罪。

  之后,他将尸体藏匿黑色凯美瑞轿车内,连夜驾车往建昌县方向,寻找伪造车祸现场,当行驶至马道岭隧道东200米处时,王福宁将车开至沟里,并将尸体放置于驾驶座位上以伪造单方责任交通事故。

  2020年5月25日,辽宁省葫芦岛市检察院指控王福宁犯故意杀人、保险诈骗罪,周志刚提出了附带民事赔偿。

  法院查明,王珏对王福宁让其与周辉“假结婚”的真实动机及杀人骗保的犯罪事实不知情。

  法院审理认为,关于王福宁提出的没有故意杀害周辉,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的辩解,根据尸表检验显示,周辉鼻骨、右颧骨是两个不同的位置,如果只是一下碰撞,一般只会造成一处损伤。说明王福宁在致死周辉的行为手段没有如实供述。

  周辉头部损伤符合钝性物体加速作用形成,导致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检察机关指控王福宁犯故意杀人罪成立。

  2020年12月17日,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福宁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志刚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0632元。

  宣判后,王福宁没有上诉。(文中除被告人王福宁外,其余均为化名)

  以上是关于“和老板的姐姐“结婚”后,他遭遇了一场夺命“车祸”……”的相关内容,如果你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可以直接拨打我们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18165367625或者咨询我们的在线客服,我们的地址在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正尚国际金融国际中心A座14层_陕西秦岳律师事务所

声明:该内容结合政策法规整理发布,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所观点。详情可咨询 律师。若内容有误或涉及侵权请点击意见反馈提交问题,我们将按规定核实后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