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龍星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秦岳|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公告

首页>新闻公告

安徽扶老人事件认定为交通事故 女大学生担主责

 9月8日在安徽淮南发生的女大学生扶老人事件有了最新进展。9月21日,当地警方发布通报称,经警方多方调查取证,认定这是一起交通事故,女大学生袁某骑车经过老人桂某某时相互有接触,女大学生承担主要责任,老人承担次要责任。此前,由于关键视频证据缺失,双方都在各自寻找证人,让该事件一度成为一场自说自话的“罗生门”。

警方通报:女大学生负主要责任

  

女大学生扶老人”事件,自98日起剧情多次变化。起先,安徽淮南师范学院女大学生袁某自称扶摔倒老人被讹,并在微博上寻找目击者证清白。随后,有网友表示自己是目击者,并愿意作证。连日来,又有几名目击者实名作证,称在事发现场,曾亲耳听到袁某承认撞人,并向老太道歉。

 

昨日下午,淮南警方通报称,经多方调查取证,认定这是一起交通事故,女大学生骑车经过老人时相互有接触,女大学生承担主要责任,老人承担次要责任。

 

921日安徽淮南警方通报称,20159817时许,淮南师范学院学生袁某在其辅导员陪同下,来到龙泉派出所求助:请求值班民警帮助调取监控,查看其当日早上740分许骑车经过中国一汽淮南服务站门口时,是否撞到了一位老太太桂某某。龙泉派出所进行了多方调查取证,证实袁某骑车经过桂某某时,相互有接触,遂移交交警田家庵二大队处理。经交警田家庵二大队缜密调查,认定属于一起交通事故。袁某在这起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桂某某承担次要责任。

  

21日,交警田家庵二大队已经分别向该起事故的双方当事人下达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并告知双方当事人,如双方或一方对事故认定有异议,可自本认定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出书面复核申请。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争议,当事人可以请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调解,也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老人家属:能证明“没讹人”就够了

  

老人的邻居桂磊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当天下午他陪同老人的侄女到交警大队取回了《事故认定书》。“认定书中提到,二人‘有接触、有剐蹭’,这就说明老人这方没有说谎,老人确实是大学生撞倒的。”

  

认定书中除了认定女大学生袁某在该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外,还认定老人承担次要责任。他解释,这是由于老人走在了非机动车行驶车道,而非人行道判定。

  

“能证明‘老人没讹人’,对家属来说就够了。”他说,哪怕老人负主要责任,只要能证明老人没有说谎,是大学生撞的,就够了。现在老人的家属一方关心的并非经济赔偿,而是老人及家属的名誉问题。

  

谈到下一步的打算,桂磊说,老人家属暂时不准备“提出异议”,但是他们想要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老人家属目前的打算是先看看女大学生是什么反应再说。”他说。

  

老人的儿媳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警方提醒他们若有异议可以在3天之内申请,目前家属这边还要再商量一下,才确定要不要提出异议。她还说,目前老人的身体状况依然不好,由于术前检查不合格,手术依然没有进行。至于何时才能进行,还要等医生的通知。

  

据当地媒体报道,921日晚,在桂某某接受治疗的东方医院集团总院中,桂某某的女儿表示“接受”警方的调查结果。她表示,虽然认定老人承担一定的责任,但至少说明老人不是“碰瓷”和“讹人”,也算给老人及家人正了名。

  

事件回顾

  

“扶老人”还是“撞老人”曾现罗生门

  

98日晚9时许,袁某发布微博称自己“今早扶了一个摔倒的老太,看到情况严重就给她拨了120,结果老太家属赖上我了要我全权负责”。她在网上寻找目击证人,并称自己从未承认过撞老人。随后,一名女生表示愿意为袁某作证,证明她和老人之间有距离,不足以撞倒老人,并发布了一组事故发生后袁某扶老人的照片。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袁某说:“老奶奶左摇右晃的,我就想着离她远一点……我往前走了大概五六米的距离,然后突然听到老奶奶在后面呻吟,赶紧回头一看,就看到老奶奶倒在地上了。”事件发生后,多名网友表示支持袁某。

  

交通事故

(袁某扶着坐在马路中间的老太桂某某。图/@任梵僮)

 

13日,老人方出现多名证人,两名女士在视频中表示自己曾在事故现场听到袁某承认是自己撞的老人,“我问大学生,是不是你撞的?她回答是我撞的,是我撞的,讲了两声。然后她说,阿姨,我不是故意撞的,我会给老奶奶的腿瞧好,我会一直负责到底的。”同时愿意实名作证。此举引发网友质疑,“你和老太什么关系?”“没说一句话,眼睛向下看,是看稿子念的吧?”

  

15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发布视频的网友,也就是桂磊本人。他说,自己和妻子也于事发时路过现场,曾听到大学生承认是自己撞的人。视频中的两个女性都和老奶奶住得不远,当时正要一起去买菜。她们两个人也出现在为大学生作证的目击证人拍摄的一张多人围在老人周围的照片中,分别身穿黑白色条纹和蓝白色花纹上衣,坐在一辆电动车上。他还否认了“看稿子念”的说法。

  

11日下午淮南公安局宣传部门的负责人曾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双方各执一词,仅有一名目击证人到公安局进行了笔录。然而仅凭一个证据很难下结论,还需要时间走访、调查周围人员、目击群众,因此需要大量证据还原事件真相。“肯定有一个在说谎,到底谁在说谎,还要证据。”老人所在医院的医生也表示,无法通过老人的伤情判断是否被撞。